水稻炊炊炊炊炊

爱好冷战,没啥特长,肉文选手。

#红色组注意
#不知道发出来没有重发一遍
#短段子注意

那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夜晚,在比莫斯科还要冰冷的楚科奇自治区的最南部,一处小小靠着打渔为生的小镇。
还没入秋,早已冰凉的海风带着海水咸咸气味吹拂过伊万的发梢,他将手全部插进大衣口袋,脑袋上带了个掩住耳朵的帽子,平时胡乱围上的围巾,此时围了俩三层的厚围巾盖在上面。
海已经已经沿岸退去了好几步,再过上冷些日子,这座小镇最后就会转换成以采矿为生,一直要持续到来年的春季。
海滩上铺满了厚厚黑沙石,时而夹杂普通碎粒,伊万抬眼看向不远处一道身影,他暗紫色眼睛难得有了光泽。
“布拉金——你这儿还真的有够冷的。”
王耀微颤身子打了个哆嗦,他身上单单披了俩三件以后就出来了,连帽子都没戴,自然被冷风吹的发抖,他瞪了斯拉夫男孩一眼,边望向那暗蓝色天空。
有一场大雪要来了。
天边亮着淡黄色光芒,唯一丝光明随着黑墨似的乌云给吞没殆尽,伊万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
“我那儿还有几件大衣。”
“那我就不客气了,话说布拉金你大老远叫我来这,到底是个什么事情呢。”
“大抵也不过是国际上一些事情罢了,科研石油资源,以及间谍,那些文件已经发到你那边了,详细我们可以过后再谈,现在有一个最主要的事情。”
伊万微弯下背,俯视着眼前亚洲人,王耀跟他差了差不多一个脑袋半距离,但那双墨黑色的眼眸却闪耀着比他还有强大的生命力。
王耀不大乐意撇撇头不看布拉金眼睛。
“所以什么事情呢?”
“我向上司请求了一个月假期,还缠着他让你和我去执行任务。”
伊万扬起脑袋,难得不让王耀看到自己脸,王耀挠挠脑袋,这才想起上司给他出差了整整一个月时间。
忙活了一年又一年的王耀顿时眉开眼笑,他惊喜地上前抓着伊万的手臂,大力摇晃起来。
“伊万你超棒的阿鲁!一个月假期——我先想想你家有啥好玩的,夏宫……冬宫……嗯…我们去做任务顺便就去玩了吧。”
王耀好悬地想起自己还有任务要做 他就像个小孩子一般,绕着布拉金蹦了一圈,身子也暖和了一些。
也不妄我被折腾那么厉害的苦劳了。伊万这么想着对王耀笑了笑,脸颊任天气一吹 白暂皮肤很泛了红晕。
他上前去拉住王耀手带着人往城镇走,又被挣脱开,布拉金习惯的又去拉了一次,反复几个来回,王耀才终于勉强任由那伊万牵着自己走。
风刮得愈来愈大,逐渐夹杂着落下来雪花,天气已变得极冷,各自人早坐在烤炉旁边凑合,只有俩道牵着手身影,带着愉悦心情一并向前走去。

#段子注意
#百合组注意
【呜……你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波\兰大声哭闹着 手上含酒精的果汁被他给四处摇晃,吓得立\陶\宛马上摁住他手腕以防泼出来。
【不哭了不哭了,免得等会又哭得打嗝了。】
立\陶\宛叹口气,正抬头看过去却对上了波\兰的碧绿色眼睛,青草一般的眼眸此时却充满大大委屈。
【你不知道那个日本,有多过分!我都叫他不要打了,还要往这里进攻……呜……嗝。】
【看吧,果然打嗝了。】
立\陶\宛习以为常的轻拍波\兰的背,像是百年前他所做的那样,熟练而又自然。
【我真的不甘心嘛——那家伙彬彬有礼但是!好……嗝好过分!】
波\兰一下子扑到立\陶\宛怀里,双臂紧紧搂住他的腰。
……小孩子攻击吗。立陶宛揉上腰间人的脑袋想。
【至少能回家啦,吃点Cepelinai缓解一下心情?】
【诶不会吧,你认真的吗……?】
波\兰抬起脑袋看他,金色发丝轻拂过立\陶\宛的手心,心上就像被猫爪子挠了一下。
【那个又油又腻,而且里面还塞洋葱的东西哪里好吃了,话说往马铃薯里面塞肉,肉还包裹素菜,再做这样的菜会嫁不出去的。】
这家伙果然很火大。立\陶\宛一把扯起波兰的肩膀直直提到胸口位置,用额头轻撞一下,望着对方迷惑不解样子才笑出来。
【……我已经娶了一个有点麻烦的家伙回来了。】

#露米注意
#角色死亡注意,暴力带r18注意。
#露第一视角注意
#链接在评论

如您所见,我喜欢露露。

重发一次。
#米露ooc肉文注意
#米第一视角注意
#链接在评论

红色短文,甜味注意

王耀和他的朋友——如果能算是朋友的话——俄罗斯先生一起玩猜猜看的游戏。
夏日的烈日被紧紧锁住在窗外,放着冷气的空调嗡嗡作响,炎热过头的天气直接让不安分的美国小伙飞奔到附近的冰淇淋店,而且陪同他一起去的当然还有爱操心的英国,而且法国早不知道到哪个角落和姑娘们聊天或是安静的待着了。
总而言之——王耀抽起伊万手中的一张牌……呃……是A。
“那么按照规定,轮到我来猜你一个羞耻问题了?”
“别问太羞耻的阿鲁。”
“那么亲爱的中国会试穿女性内裤吗?”
“……好羞耻!”
游戏的规则就是抽到牌的人会被拿牌人详细问一个问题,而且对方只能回答是或者否。
“那么到俄罗斯抽了。”
“啊……啊嗯”
王耀特意让3突出一点,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是什么问题都可以问的牌。
伊万像是顺着他心意,一下子抽出了3。
“诶呀到我挨问了。”
“那么伊万……你有喜欢的人嘛?”王耀瞪大眼睛看着他。
“……是”斯拉夫人笑弯了眼睛,看上去笑眯眯的。
这有什么好高兴。
“那喜欢的是国家吗?”
“是”诶呀,真是意外。
“那他是在这次国际会议里吗?”
“是”看来不是小国
“日本?”
“否”
“英国?”
“否”
王耀把国家一连串说了过去,口干舌燥,喘口气无奈。
“……总不能是美国吧阿鲁”
“否”啊啊是呀……等等不是吗?!和套路不一样!
“那会是我吗——”王耀笑起来,他总是没办法猜到俄罗斯人的心思,谁猜得透呢。
“是”
“啊——果然不该开这样玩……阿鲁!?”

婚嫁梗与露中注意。

王耀总是受不了他的同居人来烦他,一个特大号的俄罗斯人,他甚至觉得这个特大号的俄罗斯犬第一句话就是“能帮下忙吗……?”
尽管他不太愿意承认,每次帮完都有甜得发腻的甜点和几瓶烈酒让他有点适应不来,他的同居人其他地方都蛮好的。
符合中国人审美的帅气脸庞,斯拉夫人高耸的鼻梁以及有些过于惨白的皮肤。
就是有点太喜欢麻烦而已……。
“耀,能帮个小小的忙吗?”
“什么忙”
王耀无奈的放下手中的菜刀,用毛巾擦擦手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到厨房门口的伊万。
“先说好,这次我想吃提米苏,上次那种有巧克力的。”
“当然。”
俄罗斯人笑了起来,他手中捏着一支白玫瑰。
“那么是什么事呢?”
“这件事情很重要,”俄罗斯人从花瓣中央拎出一个做工精细的戒指,王耀有点不明所以看着“我想我的主是不会原谅我的,但我宁愿背弃我的宗教。”
“作为朋友的最后一个忙,就是”
伊万单膝跪下,围巾随着风垂落地上。
“嫁给我如何?”

开放的花朵儿

#露第一人称视角注意
#咸味注意
#角色死亡注意
#花纹症注意
#单向暗恋注意


我与那位东方人是在一颗假的樱花树下见面的,被清洁工装饰的假樱花,仅仅只是看着漂亮好看而已。

那个黑褐眼黑发的男孩就站在树下久久凝望着树木,直到春风拂过他的脸颊没动弹,我上前轻拍过他的肩膀,扬起平时的微笑。

“那颗樱花是假的。”

最开始我以为他是位日本人,漂洋过海来到这儿,抬头看着樱花思念家乡,却没想到他是位中国人,当初看树不过只是因为看树扭曲的枝干有些奇怪,果然小说有些真的是骗人的。

埋进手上的小说里,好闻的墨香和书页的纸味混杂在一起,熏得有些晕乎乎,我一直很喜欢书的味道。

“伊万?”

接近女孩子的软绵腔调忽然从我的前侧传来,抬起脑袋揉揉脖子,便抬眼望见那双黑褐色的眼眸,如同墨一样深沉里面混杂期待分享的渴望与一种说不清是什么的感觉,东方人伸手摁住我的桌子。

“那个传言听说了吗?”
“传言?”
“如果在樱花树下爱上一个人,就会得一种从尾巴骨长出花纹的病。”
我愣了愣,用手指捻过下一页。
“那又怎么样?”
“这听起来不是太不可思议了吗?听说在樱花树下恋上的人,如果得不到好结果的话,那个得病的人就会死掉阿鲁。”

在书中,那一位善良的黑发人最终又就这样惨死在了反派手里,在他的手边开出了一朵美丽的葵花,这已经是我第五次再看到这个结局。

“那不过是传言而已,这世上怎么会有因为得不到就长花的病。”
东方人一下子愣住了,他苦恼的抓着头发,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也许……真的有……”
“有什么?”
“没事!”

他似乎被我的声音惊到了,快速回了一句便回过头去装模作样的拿起书本企图掩盖自己的意图,但他连自己的书本都拿反了,我眨眨眼睛轻笑。
“书拿倒了哟。”
“噢,呃…”
只是一天一小点的异常而已,今日晴朗。

后来他差不多连续一个月没再和我提起那种话题,冬天的披风轻轻扫过,撒下了无数的银白色的宝石,很快学校周围便被来自上天的恩惠给填满了白色。

那颗假的樱花树倒是继续欣然开放着,初生的小花苞永远不会迎来他的春天。

“伊万?”
“恩?”我回头望去,便看见我的前桌背着熊猫书包向我招手。
“早安啊,王耀。”
“早安。”
东方人抓紧双肩包,快步追上我的脚步与我并肩而行,墨黑一般的发丝在空中舞动,带走冬天的雪花隐藏其中,我不由打了个喷嚏望向天空。
“感冒了吗?”他担忧的望向我,我连忙摆手。
“不不不,我只是鼻子有点痒。”
他边走边围着我转了一圈,过大的身高差让我不得不低头看着东方人。
“那就好。”王耀重新走回我左边。
“呐,耀。”
“啊嗯……?”
“东方人感冒会练武功吗?”
“怎么可能啊?!”
“不是吗?!书上是那么写的!”
“就算会武功也要好好吃药休息的阿鲁!”
今日小雪。

临近期末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雪,俄罗斯的风总是夹着雪块把所有一切都凌虐,教室的窗户关得死死的,平时大衣被胡乱的塞进抽屉,身上只留下一件衬衫和秋裤,还有绝对不想摘下来的白色围巾。

“在这里应该是x=3……”数学老师让人催眠过头的声音,让不少同学缓缓沉眠其中,至少旁边那金发阿尔死胖子已经睡的很香。

昏昏沉沉的教室里,我将手上的小说翻过一页,我最爱的作者出了新书,熬夜去赶定制果然不是白费的,揉揉有些疲倦的眼睛打了哈欠。


“那是……是牡丹?”>

我抬起头,东方人手握着笔在纸上无意识的乱画,整个快睡着的样子,他的长发垂了下来恰好挡住了脖子,而脸上则戴了一个巨大的纯白色口罩。

耀他生病了吗。我撑住歪着的脑袋看向他的背影,从夏天开始耀一直留着长发,那垂下来的长发终归掩盖不住他整个脖子,从中露出白暂的脖子,我定神望去,上面居然延伸满了淡黄色的线条和一道黑色线条混合在一起。

看上去像一朵花?

我赶忙想伸手拍他的肩膀,问问东方人怎么回事,却没触到的时候,手中忽然一轻。
“在我的课上看课外书?”
小心翼翼的转头,果然干巴巴的数学老师手握着那本花了很多时间买来的定制本
呼——!我的定制本啊!!

“今天好像是我们做朋友一周年哦。”
“啊嗯?呼?”
我歪着脑袋斜眼看着他,墨黑色的眼眸从垂下来的发丝暗沉的地方看我,里面带着期待和渴望。
为什么渴望呢。
“要是不在这种日子被老师没收书就更好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脸颊发烫,“那不如来我家开一场派对?”
“真的可以吗?!”
王耀停下脚步,正好停在那颗樱花树下,我向上望去。
一个冬天的风雪交加都没吹下来这棵树的塑料假花,此时却全部刮到了地上,零零碎碎的花瓣落在脚边。
只留下光秃秃而弯曲的树枝。
“为什么不行呢,我们可是朋友呀。”
我眨眨眼睛垂下头对他笑。

耀啊他睁大眼睛,很期待的样子,墨黑色的不如同平日的黑褐色,从里面长出一朵白色的花苞,随即长大,开放。
花,盛开了。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与枝丫伸长的声音混合在一起。
红色,绿色,黄色和白色交叠一起,瞬间穿透了耀的身体。
雪飘了下来。
今日大雪转小雪。

凌晨三点,镜子。
我将衣服脱光站在镜子前,白日耀的样子仿佛还在面前,期待的笑容,墨黑色的眼眸,然后仿佛碰的一声孑然开放的花朵。
美丽,那简直是世界上最棒的艺术品
尾椎骨传来阵阵刺痛,炽热,疼,我转身摸了上去,扭过腰看着镜子的自己。

尾椎骨的地方,不知道是被谁绣上去的,有一朵紫色的花朵在欣然开放,那是,牡丹。